欢迎访问:99re在线-99热在线视频-我们的发展离不开你们!

当前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都市激情  »  邻居阿姐的疯狂爱爱

这是一段真实的往事,发生在我身上深刻的事情很多,一直以来我都有用文
字整理出来的想法可惜没有文字功底,我并不能够清晰并准确的描述出那些时隔
多年仍然历历在目的回忆。
但还是决定尝试一下。
我叫沙河(化名),2001年南京大学毕业,去了北京的一家央企市场部
职员。
公司很大,下属还有两家上市公司,但本质上其实就是个皮包公司,不过是
技术皮包这在业内也不是秘密。
我所认为的技术皮包,是指有资质有业绩有技术,甚至资金也充足唯独没有
自己的工厂。
拿到合同之后,分包出去,让协作厂家根据图纸生产,最后打上我们的标签
出厂。
公司前两年新介入了一块业务,这一块的业务量不大,都是让南京一家企业
生产的。
于是我半年后也就是2002年元旦就又回到了南京,驻厂监造(类似于军
代表)。
三月份,领导安排了我独自去云南谈个项目,项目比较小200万左右。
在以前这么小的项目,公司是不会去人的,逼格高嘛。
我是小家伙,为这样的小项目出去一下不算丢人。
领导交代,谈不谈得成都无所谓,不要有压力。
可实际上,我很有压力,第一次独立操作,一个好的开端对我无比重要。
事情比较顺利,甲方的总经理无比迷信大企业,交代了要尽可能采购我们公
司的采购部长也没辙,但是表达了要收点好处费的合理要求并表示价格可以做高。
我认为合适,电话向领导请示,申请30万额外费用。
领导表示这个钱如果从公司出,金额大的话流程很困难。
有个折中的做法就是价格做高,分包厂家打个申请,就说是他们自主开发的
项目借用我们的资质并过账,公司只提10%.结果很顺利厂家也很配合,他们表
示可以含税含运输160万就可以做了,而甲方采购部长只要求5%的回扣就以
280万的价格签下来了。
公司以252万签给厂家,扣除额外部分的约20个点的税金还有74万的
净额。
我又给了厂家4万作为中间验收跟最终验收的招待费,给了15万甲方采购
部长(报给领导30万)项目小,一个半月就完成了。
当我把其余40万一次性的交给领导的时候,领导表示很惊讶,要分20万
给我我坚决只收了10万。
领导把这一块的业务就渐渐都交给我了,并专程把我带到他熟悉的各大设计
院跟业主那里作了交代,表示以后这块业务都交给我了。
我从小看起来就比较成熟,也没有人怀疑我刚毕业,从没有因为年轻让人产
生顾虑。
02年03年经济形势很好,我做了好几个项目,有大有小最主要是竞争也
小,运气又很好,有种出手就有的感觉。
但是大环境好也有好的烦恼,我们的分包厂家自己其他的业务也上来得很快,
有时候生产跟不上了。
还有就是以前直接把价格压死给他们,他们不知道合同价,倒也没什么现在
我们经常从他们那里提出大额的钱出来,结果是他们从我们这里赚得变多了他们
的心态反而有点问题了。
我还得不时的拍他们马屁,给点好处,在他们那儿我这个甲方代表做得有点
儿憋屈。
我提议另外再发展一家合作单位,提议通过了。
我吃够了受制于人的苦,决定再也不能用过去的模式了。
03年底来到无锡跟范总沟通了一下,范总技术出身,活儿干得挺精细销售
搞不好,还略有些好大喜功,厂房大设备多产值小,这比较符合我们的期望。
他们在市里有套200平米的写字楼闲置在那里,一直也没人去也没高兴租
出去,说免费给我用,我就以表弟的身份证注册了个公司在那儿。
公司把合同直接跟我自己的公司签,然后我再跟范总的公司签,这样一点纠
纷都不会有。
我也不愿占这点便宜,付了5万的租金,虽然少了点,总归是这么个意思规
范一些。
但写字楼再大也不能住宿啊,夜里一个人都没有太阴森了,而且工厂在郊区
往来不便。
范总人很好,觉得收了我的租金有点不好意思,就在工厂附近的镇上给我租
了一套房离工厂只有1。5公里,总高4楼的老商品房120平米三室一厅,我
就住顶楼。
就在04年4月,25岁的我揣着梦想,揣着200多万,带着司机加助理
小陈开着那辆二手奥迪A6(人家03年抵债给南京厂家的一辆八九成新的二手
车,我买下来的)意气风发的来到了无锡。
有必要介绍一下小陈,我觉得对面的漂亮姐姐最早应该是惦记上小陈的。
因为小陈比我年轻,比我高,比我开朗,最主要,他比我帅……得多哈哈。
小陈原来是南京厂家的司机,我刚买车的时候自己还没拿到驾照,小陈帮我
开比较熟悉了。
学历不高,人很机灵。
我来无锡需要一个司机(逼格嘛,不能低),小陈就跟我过来了。
南京那边我打了个招呼,也无所谓。
他在那儿也仅仅是个司机。
我一天都还没到镇上住就出差了,一个礼拜才回来。
回来后小陈第一件事情就是告诉我,对门住的是美女,很美的那种。
我笑笑,也没有在意。
后来几天,也一直没有见到对门的美女,她老公倒是经常见到,35岁左右
的样子光头纹身金链子,呵呵,典型的坏人打扮。
我还跟小陈开玩笑,不能勾搭对门女的,小心人家老公找麻烦。
我是带着合同来的,所以一来就有事情做,小陈每天去工厂跟他们的员工一
起上下班。
我是每天去看一下,半个小时就可以了。
回来过了好几天,吃过饭了,一点钟左右,我在客厅里听到对面开门声,想
起小陈说的美女我把门打开看了一下。
真的是美女哎,一头拉直的长发,紧身的绿色羊绒衫,胸前鼓鼓的高跟鞋,
薄薄的黑色裤子,屁股好翘,瓜子脸大眼睛,很白,说不出的风流媚态,看上去
只有25岁左右。
我一下子就动心了,欲望强烈。
但是,我不擅长搭讪,脸皮也嫩。
恋爱谈过几次,勾搭生过孩子的人妻,以前没做过,甚至没想过。
一时间有点焦躁不安。
每天做的同一件事情就是中午听到声音把门打开看一眼。
几天后觉得不对劲,每次她门一响我就开门,太明显了。
我每天12点多就把门打开,坐在客厅喝茶抽烟,等她开门。
她基本每天都很规律,就是接近一点出门。
每天都换一套衣服,每天都那么漂亮,每天都让我吞咽口水。
后来就是这样我也有点不好意思,贼还没做,就心虚了。
买了个自动洗衣机,12点准时开始洗衣服,她每次下楼的时候我都在过道
晾衣服。
这样就合常理了。
我们住的是那种一楼是沿街店面的房子,屋子里没有阳台,两户之间的楼梯
中间有个小阳台(三楼半)拉了根绳子,可以挂衣服。
这样我还是没有鼓起勇气跟她搭讪,有一点小小的进步,她下楼的时候我会
微笑点头算打个招呼。
第一次打招呼的时候,她也微笑了一下,那种美丽,让我很有点激动不怕人
笑话,真觉得有点发晕。
最遗憾的是,她的衣服从来都不拿出来晾,都是晾家里,要知道那时候我多
么想看看她的小内裤。
没多少天,我又出差了。
等我出差回来,事情有了神转折。
大概是五月底的样子,天气已经比较热了,只要在家我都把门窗打开了通风,
睡觉的时候才关。
最主要,我想看看她,运气好的话一天就可以见到她两次。
我回来后第三天晚上快九点了,我半躺着看书,客厅里传来女人的声音。
我抬头一看,对门的美女身上就裹了件大毛巾,头发湿漉漉的明显刚洗完澡
来问我们借针线!小陈住我隔壁,说没有。
我在那一瞬间竟然蒙了,很奇怪,那一刻并没有产生欲望,而是脑袋死机了
木然的摇头,连没有两个字都没说。
在后来的一段日子里,我无数次的痛恨自己当时的怯懦与不成熟。
她的这次到来,我觉得她是个生活作风不太严谨的人,觉得有了机会。
另一方面,也有了危机感,觉得她是冲着小陈来的。
虽然后来我们在一起的那段岁月里,我也问过她,她一直没承认可我至今都
是这样认为的。
如果她跟小陈搞上了,我觉得自己就不太好下手了。
可我确实很想搞她。
小陈还是很招女孩喜欢的,来无锡这么短时间,就又有女朋友了。
但他不敢往我们屋子里带,就有时候住她女朋友那儿。
那女孩是跟朋友合租的乡下民房,条件比较艰苦,还喊我去吃过两次饭。
都是挺老实的好孩子。
我就帮他们租了一套两室一厅的房子在我隔壁小区,500一月。
刚好把小陈打发出来。
没过多久,就证明了我的这个决定正确无比。
一楼是店面,一个楼梯有六户人家,二楼的两户都是住的老人家。
三楼有一户常年没人,也没租出去。
我楼下住的一家三口,老公供电局上班,老婆是财务,大我十岁我叫她迟姐
(后来)。
迟姐结婚生子早,女儿叫梅梅已经高一,寄宿,但离得很近有时夜里回来。
本来是很幸福的一家,可是老公迷上了赌博,欠了一屁股的债工作也不要了,
躲出去了。
本来进楼梯的大门一直是敞开的,用石头卡住,从来不锁。
可是自从迟姐老公逃了,就经常有人夜里来三楼堵门。
迟姐每天晚上回来就会把楼梯大门关上,特地跟楼上楼下打招呼,让他们随
身带大门药匙还有外人按门禁不要开。
那天晚上,从上海吃过晚饭回来夜里快十点了,还飘着一点点小雨。
看到对面的女人穿着睡衣孤零零的站在铁门口。
呵呵,没带药匙。
我是带了药匙的,但这次学聪明了,我装着没带药匙。
我跟她说的第一句话就是个谎言,我说:「哎呀,门关了我也没带药匙。」
她说:「我就下来送个东西的,什么都没带。」
我暗乐了一下,当然看见你什么都没带了,都能看出胸罩都没穿。
夜里估计是没人进来了,因为就我们五家,两户老人家早就睡了,迟姐打死
不会开门的然后就是我跟她了。
我本来想跟她聊聊的,气氛有些不对,就没闲聊。
我发了信息给小陈,让他20分钟再过来。
然后当她的面给小陈打电话,让他送药匙。
因为飘雨了,那天夜里也有点凉了,我看到她有点哆嗦。
我跟她讲20分钟能进屋子,建议她去我车子里坐会儿。
她说:「你去吧,我没事儿。」
我就到车里拿了把伞,还拿了件衬衫,我把伞打开交给她,然后把衬衫披在
她肩上。
她身体一僵,我是手有点抖,心跳得厉害。
她轻声说了下谢谢。
我勇敢的把左手继续搭她肩上,右手接过伞,轻轻搂着她。
我紧张的看着她,她紧张的打量四周,没有反抗。
我心下暗喜,她家里肯定没人,难道幸福这么快就来了?我心跳得厉害,想
把手放下去搂住她的腰没敢。
我头朝她那边转,轻轻嗅她的发香,她头轻微的侧了一下,我又没敢造次。
美好的时光总是短暂的,小陈还是来了,我假装接过药匙。
小陈朝我挤挤眼睛,我一脸无辜的装作茫然。
就在我纠结要不要牵她的手上楼的时候,她飞快的跑了上楼,我知道今天又
没戏了。
她家的灯亮着,门开着,她站在门口,手里拿着我的衬衫。
我接过了衬衫,也不知道说什么合适,感觉说什么都不合适。
就挥了挥手,说了句晚安。
她幽幽的看了我一眼:「嗯,晚安。还有,谢谢。」
然后转身进屋。
我有强烈的拉住她的欲望,可我战胜不了我的腼腆,我也回屋了。
机会总是留给有准备的人的,虽然看上去我们连手都没牵过,甚至话也没说
几句但我已经看到希望了,胜利在向我招手。
她有个坏习惯,就是晚上经常会把门开着不带药匙下楼,至于楼下的大门我
第二天跟迟姐讲了之后,迟姐在铁门的顶端隐蔽位置放了一把公用药匙。
要么去拿一下东西,要么去送一下东西。
而且大多时候穿着睡袍下去,我需要这样一个机会。
但是一有这机会就必须拿下。
因为她老公像这样出去好长时间不在家的机会并不多。
我瞄着呢,耐心守候。
第三天还是快十点了,我等到了这样的机会。
她又开着门,穿了件料子很少的睡裙下楼了,我看她到了楼下就把她家大门
带上了。
我迅速冲进浴室,脱光洗澡。
有两个用意,第一,证明不是我关的,排除嫌疑。
第二,我可以只穿内裤出来,让她直观感受一下强壮程度。
我不太会勾搭人妻,只有用这最朴素的方式。
我的大门一直是开着的,果然,一会儿工夫我就听到屋子里有声音。
我穿条内裤,肩上披条毛巾就出来了。
她很无语的告诉我,她悲剧了,进不去了。
她穿了条丝质的短睡裙,粉红色。
我瞬间感觉要勃起了,拼命咬住嘴唇,把嘴唇都咬破了,用疼痛来抑制勃起
——不然太难看了。
我问她:「你老公呢?」她说去河北了,要过好几天才回。
公公婆婆那里没药匙。
孩子上小学了,都是公公婆婆带。
我到那天才知道她叫叶丽娜。
她说怎么办?我说:「你住我这里吧,反正还有个房间,你睡我房间我睡客
房。」
她说不用,她睡客房。
我说我房间干净些,然后就新床单被套跟她一起换了一下。
我是决定了,今天一定要搞她,哪怕强奸我也得把她给上了。
我回房间把内裤脱了换了条沙滩裤,我们就坐沙发上看电视,喝茶聊天。
聊了很多,她问我明天怎么进去,穿成这样很不方便。
我说明天帮你买好衣服,穿整齐了,喊开锁的就行了。
一直聊到12点多。
聊起劲来了,就什么都敢说了,告诉她自从见了第一次之后就一直惦记着她。
她看聊下来的架势不对,说太晚了,睡觉吧。
从沙发起身,我抓住她的手,把她拉到怀里,
她说:「不行你要干嘛呀?」我说我太喜欢你了,我一定要吻你
她说:「你别这样,你这样我害怕。」
我抱住她柔软的小腰,耍无赖「你不给我吻一下我就不放手。」
她无奈的翻眼睛:「你不许得寸进尺,吻是不行了最多让你亲一下。」
哈哈,基本得手!我说了个「好」字,就急吼吼的去亲她耳朵,她耳朵很敏
感瞬间红了,忙躲开,急道:「谁让你亲耳朵的?」我说我又没说不亲耳朵,重
来。
她说已经亲过了,我说没好呢,被打断了重来。
她不让,我拼命去亲耳朵,她拼命躲,我把她扑在沙发上,她说认输了还是
给我亲一下嘴吧,我大喜过望,深情的轻轻的把嘴巴贴上她的小嘴湿湿的,糯糯
的,我还没把舌头伸出来她把丁香小舌迅速的舔了一下我的嘴唇,又迅速的起身
逃开了跑到房间里,想把我关门外。
我哪里还会客气,推开门,喘着粗气,抱住她的头,狠狠的吻下去我舌头探
去,她咬紧牙关,我一把撩起她的睡裙,左手抓住了她的右胸多么柔软的感觉啊,
真的摸到了!她转过头去,喃喃的说不行不能这样。
突然用力推我。
我已经停不下来了,我抱住她,右手从她屁股后面,内裤里面朝下迅速探去
我的手指滑进了一个温暖湿润的好去处,好多水啊手背都被内裤搞得全湿了。
我心下大定。
她哭着对我说:「你放过我吧,我求你了,放过我。」
我欲火焚身,最主要是,今天这情况如果放过,那就再没有以后了。
我把她压在床上,那条湿湿的小内裤还是被我在反抗中扒下来了。
我一手把沙滩裤退下一些,扶起涨得发疼的鸡鸡,猛烈的把龟头插入。
她「啊!」的一声惊叫……

她虽然已经湿透了,但是洞真的很小,我插进去的时候太激动太用力了,挺
疼的,我退出了,用她的水涂抹了鸡鸡,她已经不反抗了。
我觉得第一次,要有一个美好的体验,长夜漫漫,有的是时间,可以慢慢来。
就像做功课,要认真,有耐心。
我重新把龟头往里挤,还是有困难。我好奇的拔出来把食指伸进去捅了捅,
难怪困难,真是太小了,这么说吧,手指进去都会觉得箍得紧紧的。她作为一个
孩子的母亲,我都觉得很不科学。
还有就是我太兴奋了,龟头涨得比往常要大,造成了更加困难。这个情况我
也遇到过,需要润滑嘛,体液的性能达不到标准,换油就可以了。有个好办法,
拆开两个安全套,把上面的油涂到鸡鸡上,顺便再往她阴道口也涂一下就可以了。
我终于缓慢而坚决的插进去了,又湿又紧又暖和。我长长的吐出一口气。叶
子闭上眼睛并把头侧到一边不去看我,我上身也贴上去了,她头侧着,我刚好亲
吻她敏感的耳朵,往她耳朵里吹着热气。她躲闪着,把头转过来了,我抱住她的
头开始接吻,她抱住我的背,开始热烈的回应我。
我不紧不慢的抽插着好一会儿,觉得开始顺畅了,起身把她两条修长匀称雪
白的腿抗到肩膀上,一捅到底!她一声闷哼,手从两腿中间用力抵住我的小腹,
不让我插到底。她的阴道较短,我刚才插到底的时候明显感觉她的子宫口被我顶
得退后挺多,真是舒爽。我放慢了节奏,缩小了行程,她舒缓下来了。
我温柔的与她十指相扣,把她两只手压到她肩两侧,她两条腿还在我的肩上。
我突然猛烈的冲击,她喊起来了:「不要!」但是她除了把头拼命的左右摇摆,
其他部位已经无法反抗了,手扣得我很紧。
我持续着进行猛烈的冲击,她的脸跟脖子迅速的变红了,开始叫唤:「不行,
我喘不过气来了,我要死了,哦……」然后发不出声音,抬起的头重重的落下去
了,阴道内部开始痉挛。我知道她高潮了,她这么快就高潮了我挺有成就感的。
我的快感也很强烈了,说句题外话,我短时间不容易射精,问过医生了,其
实这也是一种轻微的性功能障碍。只有遇到很想搞的女人,又配合得很和谐才会
偶尔很快能射。
我一般是顾着自己爽为主,能快点射总是很开心的,极少有压抑着故意不射
的情况。二十年的床上岁月,此类情况,屈指可数。就像做生意,第一次打交道,
又很想培养成长期客户甚至忠诚客户的,才会在第一次交道中做得那么刻意。越
是爽就越是比较快能出来。跟谁做的单次时间一如既往的长?答案「老婆」。这
是没办法的事情。
我决定还要再给她一次高潮我才撤退,我让她侧着身子,一条腿伸直,我跨
坐在上面,另一条腿搁在我肩膀上,开搞!我快速冲击的时候,右手拇指揉她的
阴蒂,她立马受不了了,两只手都来用力的拉我的右手,越是这样我越是用力的
揉她的阴蒂,我看得出,她身上又发红了,一面讨饶一面叫声也越来越大了。
我看到刚刚提供了润滑油的闲置在那里的杜蕾斯,决定让高潮来得更猛烈些
吧!我左手中指套上一只杜蕾斯,揉弄她嫩嫩的菊花,她更受不了了,两只手分
别想拉开我两手,更不可能成功呀!
叶子身体蜷起来了,又在用压抑的声音喊:「嗯……我不行了!」于是我一
方面阴茎在横冲直撞,右手拇指跟食指捏住她的阴蒂,左手带套套的中指插进她
的菊花。
这次她浑身都在痉挛了,已经控制不住音量了,用哭泣的声音在喊着:「啊
……」我也瞬间射出了存了好多天的货了。真是快活,酣畅淋漓!
我们身上都是汗,也顾不了了。我抱住她,让她趴我身上,轻轻问她:「舒
服吗?」叶子轻轻点头说:「刚才我感觉快死了一样,我从来不知道做爱会有这
样的感觉,真是太疯狂了。」
我就这样抱住她好一会儿,然后去放了一下洗澡水,又半躺在床上,抱着她,
不说话。
等水放得差不多了,我把她抱到浴缸里。说实话,我自己走路都有点打晃,
幸亏她很轻,不然还真抱不动了。男人要坚强,再累也不说!
洗好澡,我抱着她,又硬了。她媚眼如丝的看着我:「天呐!你不会吧?」
我嘿嘿一笑:「我要干得你明天起不了床。」
她说:「我都已经明天起不了床了。」
我把她搂下了一些,她明白了我的意思,吐出丁香小舌舔弄我的乳头,多么
优秀的床伴啊。欲火大炙,提枪上马。
这次没有用油也进去了。这次快感来得很快,5分钟就射了。她都没反应过
来我就缴枪了。哈哈,开始进入正常的自己爽就行不顾别人死活的常规模式了。
两个人都太累了,灯都没关就睡着了。我中途醒来的时候叶子还沉睡着。我
用数码相机偷偷的拍了她几张裸照跟局部特写,没其他意思,就是留个纪念。也
许等年纪大了不能勃起的时候也许看看还能振作个一次半次的呢。等再次醒来的
时候已经是早晨八点,闹铃响才睁眼的了。
看着怀中的美人,我爱不释手,怎么干都不够。我打个电话给小陈,发了短
信给他尺码,让他开车(他也有我的车钥匙)去八佰伴一楼买件连衣裙,再去内
衣店买两套胸罩跟内裤。这可有点难为小伙子了,但没办法,我只有他这么一个
员工。
事情交代好了,我准备办正事儿了。我把硬邦邦的家伙往里面塞,还没用力
呢,叶子就喊疼,嘶嘶的吸口冷气,表情是真痛苦。我很疑惑,她低头一看,打
了我一拳:「都怪你,已经肿了。」
我仔细看了一下,好像是这么回事儿,不严重。但我硬着好难受啊,我建议
尝试一下69。其实我口交是出不来的,而且也并不很喜欢口活儿。
但我需要她的态度,态度大于一切。我喜欢看她没有底限的迎合我的样子,
这让我很舒服。内心里我也希望哪天可以说服她,让我拍一下她帮我口交的视频。
她真的帮我口了,非常生疏,一点都不舒服。但心里很痛快。这就是一个人妻的
堕落过程啊。
我不仅亲眼验证了,还是我一手开发的。在后来的两年中,我跟叶子做爱无
数次。
我跟老婆结婚8年,尚抵不上跟叶子那两年的次数。从性生活的和谐程度上
来说,我就跟叶子是最合拍的,以后更不可能有人能超越她了。
老天爷不经意的就会跟人开个很大的玩笑,我是个专一的男人,从十四起就
喜欢十七八岁的少女,一直到25岁。初尝了叶子的味道,沉迷不可自拔,我觉
得自己内心失去了忠贞,我开始喜欢人妻更甚少女。
我再看迟姐的时候才发现了过去忽略了的美丽。迟姐不是如叶子般的惊艳,
但端庄,温婉,很耐看,浑身透着干净的气息。我可耻的对迟姐也有了想法。
但我还是那个腼腆的青年,没有行动,只是朦胧的好感。缘分不可强求,可
一旦来了你也拦不住。
已经是暑假了,高中继续补课。但宿舍没有空调,每天晚上,允许离得近的
学生晚自习后回家。迟姐很担心梅梅,怕她受到追债人的惊吓。底下的大门并不
能每次都把追债的拦在楼下。
迟姐上来找我,希望梅梅如果晚上回来发现家门口有人堵着的时候,不停留,
直接继续跑到四楼,敲我门,希望我能短暂收留一下,等人走了梅梅再回家。这
样就不知道梅梅是这家的了。
我听得挺心酸的,义不容辞的答应了。就算对迟姐没想法,也不会拒绝帮这
点忙的。
迟姐跟我不熟,挺不好意思麻烦我的,但是,楼上就两户。跟叶子他们家应
该更熟悉,但叶子老公看上去不像好人,实际上,也确实不是好人。我成了唯一
的选择。
没过几天,事情就真的发生了。我的大门还没关呢,门口站着一个俏生生的
小姑娘,梅梅一直寄宿,我其实还没见过她。但我能肯定是她。我招呼她:「梅
梅,才放学啊?」
孩子很聪明,说了声:「嗯,刚放学。」怕三楼的人怀疑啊。
我把门关上了,拿了点零食出来,晚上刚榨的西瓜汁还有两杯,跟她一人一
杯。
梅梅说:「叔叔,这么晚了还给你添麻烦了。」
我看她眼泪都在眼眶里打转,让气氛轻松点,就说没事儿,我每天过了12
点才休息呢。
还有,我说我未老先衰,也就是看上去老,实际上并不是很老,叫哥哥就行
了。结果称呼后来一直就很怪异了,我喊迟姐叫姐姐,梅梅喊我叫哥哥。直到如
今还是这样。
孩子的眼泪还是吧啦吧啦的下来了,看来我真是没有哄孩子的天分。看着孩
子受那么大委屈,我也挺生气的,我说别哭,哥哥帮你把那些人赶走。孩子说了,
不能赶走,人家来要债是应该的,而且今天赶走明天又来了。
多懂事的孩子啊,我怜意大生,拍了拍她的小脑袋:「会好的,会过去的。」
中间我偷偷去张望了两次,还没走。
梅梅第二天还得上课,我就让她睡客房了。打了个电话给迟姐说了一下。那
些人离开已经很晚了,迟姐上来的时候梅梅已经睡着了。
跟叶子不一样,迟姐我看到的任何时候都穿戴整齐。梅梅毕竟也是个大女孩
了,我怕瓜田李下说不清楚,建议迟姐跟梅梅住,结果迟姐怕自己瓜田李下,把
梅梅留下,自己回去睡了。


相关链接:

上一篇:退伍后的熟女 下一篇:师傅和实习女徒弟

警告:本站视频含有成人内容,未满18岁者请勿进入,否则后果自负!
郑重声明:我们立足于美利坚合众国,对美利坚合众国华人服务,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请未成年网友自觉离开!
免责声明:本站所有视频均来自互联网收集而来,版权归原创者所有,如果侵犯了你的权益,请通知我们,我们会及时删除侵权内容,谢谢合作!
好搜 搜狗 百度 | 永久网址: